歡迎來到半夏小說

半夏小說 > 恐怖靈異 > 腦洞 > 第二十一章實與虛

底色 字色 字號

腦洞:第二十一章實與虛(1/2)

    我的意識彷彿一葉飄蕩在海洋上的輕舟,搖搖晃晃,不知最終去往何處。

    眼前是無窮無盡的黑,耳邊卻忽然又有了聲音。

    說是有了聲音,其實周圍很安靜,只能聽到好像空氣流動的聲音,還有陽光照射在灰塵上發出的噼啪聲。

    有那麼一瞬間,我感覺自己……瘋了。

    我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,發覺自己處於一間咖啡廳中。這個地方並不陌生,在某個夢境中,我和江成龍相約在這裡見面。後來我因為頭痛劇烈而昏厥,噩夢隨之醒來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這是什麼情況,噩夢還能做成連續劇?

    咖啡廳里的人很少,放眼整間咖啡廳也只有零星幾個人而已。我望向面前的咖啡,發現它早已冰涼,喝盡嘴裡的味道只剩下苦澀。

    我掏出手機,翻看著通訊錄,想要找一個熟悉的人……然而遺憾的是,通訊錄里的人不多,而熟悉的人更少。

    畢竟我是個不善交際的人,朋友也就很少。

    關掉通訊錄,我開始整理邏輯,自己到底為什麼會反覆做這個噩夢,而且經歷的事情又是無比真實。

    事情的最初,是我在江城大學上學,在陳政國的心理學公共課上,我受到催眠,在課堂上裝成小鳥飛了好久。就在那時候,我的意識通過催眠來到了這個世界,也就是五年之後。

    但這個世界貌似與真實世界是不一樣的,因為在這個世界里靳小時消失了,江成龍入獄了,而蘇聆也不認識我……換句話說,我在這個世界里沒有經歷過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。

    為了方便思考,我把真實世界,也就是校園世界取名為世界A,而現在所處的噩夢世界,也就是五年後的世界命名為世界B。

    根據經歷過的事情來看,世界B不是世界A五年後的模樣,它們更像是平行的關係,或者說單純只是我的一場異常真實的夢境而已。

    而我的既視感,也終於有了解釋。

    在既視感中,醫學院樓下的警車、逐漸消失的靳小時、出車禍的劉朔……其實都是世界B真實發生過的事情。也就是說世界B的五年前,我親眼見過這些事情,只不過這些記憶卻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世界A的我的記憶中。

    實在是想不到,看似荒誕的事情整理起來卻異乎尋常的有邏輯。

    只可惜,這只是場夢境而已。

    再說世界B吧,在這個世界中的我有一天突然發現自己有了腦洞,而且開始頭痛,於是四處求醫,最後找到了某家不正規的心理診所。

    一位姓陳的醫生為我做腦電測量,戴上電極帽的那一刻,我就重新回到了世界A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世界A的我也從催眠中醒來。

    這一切真的很不可思議,就算只是一場夢境也未免太過巧合了。另外,我的大腦到底出了什麼問題,同時出現在兩個世界中的「腦洞」又是什麼?

    就在我沉思的時候,服務員忽然走了過來,輕聲說道:「對不起先生,我們要打烊了。」

    我回過神來,發現外面天色已晚。

    離開咖啡廳,我茫然的站在這個有些陌生的江城中,一時竟然不知道應該去哪裡。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設置

字體樣式
字體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