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半夏小說

半夏小說 > 恐怖靈異 > 腦洞 > 第二章不透明就會死

底色 字色 字號

腦洞:第二章不透明就會死(1/2)

    面前的教室很老舊,沒有多媒體,黑板桌椅也都是普通的木頭,給人一種九十年代的感覺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這裡居然看起來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熟悉的感覺主要來自整間教室的格局和面積大小,讓我感覺自己曾經來過這裡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講台上站著一名帶著眼鏡,看起來瘦瘦弱弱的男生,而台下則做了幾名老教授,還有不少學生,比如……我。

    看起來像是開題報告會,也像是畢業論文答辯。

    而當我看清站在台上的那個男生的臉時,忽然感到一陣莫名的驚悚感。

    這個人的長相……像極了一個人。

    陳政國!

    雖然這個時候他的髮際線還沒有往後發展,但我確定,這個人絕對就是陳政國。

    再聯繫上他剛才那番可謂是驚世駭俗的言論……

    真是想不到,他年紀輕輕就已經有對科學有著這種程度的狂熱。

    不過,這時候的陳政國還太年輕,蘇聆是否已經出生了呢?

    就在我感到疑惑不解的時候,台下突然有名教授說道:「政國啊,你是一個很有前途的學生,但你能不能收收心思,把你的能力用在需要你的地方?你前不久也當爸爸了,總要給孩子存點奶粉錢吧?」

    陳政國扶了扶眼鏡,說道:「科學就是我的父母。」

    「唉,真不知道你這種心態到底是好是壞,算了,下一個人吧。」老教授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我仔細看了一眼那位說話的老教授,發現他並不算老,也就是五十多歲吧,只是說話的語氣老氣橫秋,讓我想起了另一個人。

    老楊!

    看樣子沒錯了,我一定是穿越回了二十年前。

    根據他們剛才交談的內容,現在蘇聆應該剛剛出生。

    而我,應該怎樣做?

    蘇聆說她從小就患上了一種怪病,就像是擁有超能力的她相應會減少壽命,我要怎麼做才能讓她失去超能力?

    換個角度,她的讀心術到底是從何而來?

    遺傳?

    陳政國走下了講台,向我這邊緩緩邁著步子,他心事重重,眉頭也皺得很緊。

    我決定主動和他說話。

    「陳政國。」我輕聲說道,這樣子主動喊出自己老師的名字,還真是讓人感到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然而他就像是沒有聽到我的話一樣,和我擦肩而過,看樣子是要離開教室。

    我趕緊追了過去,加大音量喊道:「陳政國!」

    他仍然沒有理會我。

    我伸手想要拉住他,可是就在我伸出手臂的那一刻,忽然生出一種極其不祥的感覺。

    時間,彷彿在這一刻定格。

    我艱難的咽了口吐沫,一動也不敢動。

    因為,在我的周圍,所有同學,包括坐在第一排的老師,他們全都把臉轉向了我這邊,面無表情的看著我。

    除了陳政國,其他所有人都看著我。

    為什麼?

    眼看著陳政國就要離開教室,我仔細考慮后還是決定追上去,但我只來得及邁出一步,身邊離我最近的同學就一下子撲到了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緊接著,所有人都向我撲來。

    他們面無表情,但卻在噬咬著我身體的每一處。

    就像是……瘋子!殭屍!被感染的人!

    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,痛苦已經讓我無法思考。

    怎麼會……變成這樣?

    當生機徹底流逝,我眼前一黑,耳邊忽然響起了一道熟悉的聲音。

    「好,我數到三,就會打開儀器。」

    是陳醫生?

    「三。」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設置

字體樣式
字體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