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半夏小說

半夏小說 > 玄幻魔法 > 如三月兮 > 不勝其任

底色 字色 字號

如三月兮:不勝其任(1/2)

    識海內的林七顯得很焦急,一屁股坐在雪堆里,面對著黑影開口問:「三生石的神格能力,能看到一個人的前世、今生和來世,你是不是也可以?」

    白皚皚的雪原中,黑影異常顯眼,他微微低頭收回目光看著林七,緩緩的從黑影中伸出七八條手臂,如同觸手一般慢慢伸向林七。

    林七很從容,他能感受到這黑影和自己有千絲萬縷的聯繫,不會傷自己性命,壯著膽子任由黑影隨意動作。

    只見黑影所有的手臂死死抓住林七的身體,脖頸,還有頭顱,確保林七不能動彈,然後又從黑影中伸出兩隻手臂。

    其中一隻手臂,伸向自己的眼睛,三指捏住眼球,輕輕一拔,帶著血肉將眼球從眼眶中拔了出來。

    林七見狀只覺得毛骨悚然,心下已經明了這黑影到底是要做什麼,但是一切都已經為時已晚,只見一隻漆黑的手臂伸向自己的左眼,手指深深插入眼眶中,捏住眼球,然後用力一拽。

    林七是誰,那可是茅房拉屎臉朝外的漢子,愣是一聲沒吭,眼睜睜的看著那黑影將自己的眼睛塞入他的眼眶,再將黑影那隻眼球塞進自己的眼眶內。

    深入骨髓的疼痛,林七徹底感覺不到自己左半個腦袋的存在,瞬間過後感覺整顆腦袋都在燃燒,那顆眼球塞入自己眼眶的瞬間,只覺得冰冰涼涼,如同一塊冰塊。

    石橋之上饕餮和小七看到林七好端端的,突然左眼之內血淚不斷,不明所以,又不敢貿然叫醒林七,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不知時間過了多久,林七醒來后單手捂著左眼大口喘息,這麼粗暴的方式,著實讓他驚魂未定。

    顱內的疼痛讓林七渾身顫抖,冷汗直流,雙唇發白完全沒有血色。

    就這樣林七坐在石橋上整整休息了一日,才緩解了痛苦,適應了那隻左眼。

    然後,他做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好睜開左眼看向了小七和饕餮,這不看不要緊,一看之下,在二人身上看到了無數幻想,還未及細看,只覺的顱內一聲轟響,來不及大叫不妙,嘔出一口鮮血,一頭歪倒在地昏死過去。

    三日之後,林七從一張石床上醒來,打量著石室,乾淨、簡約、有幾分禪意,身邊趴著小七,口水已經打濕了自己的手臂,饕餮在另一側拉著自己的另一隻手。

    林七躡手躡腳起床,下地,走出石室,屋外是一個別緻的小院兒,此時院里一顆大樹下真是河神,躺在搖椅中望著天空,林七順著河神的目光望去,頭頂是清澈的河水。

    林七:「敢問前輩此地是何處?」

    那河神聞聲轉過目光看著林七,突然從椅子上跳起來就破口大罵:「你這小子好生不知好歹,老夫明明告訴過你讓你順其自然,不要操之過急,若不是有老朽在,你死在這橋上老朽也要跟著沾染你的因果。」

    林七聞言大致知道了事情的經過,應該是昏死過去后被河神救了,當即放低姿態:「多謝河神大人出手搭救!」

    河神:「搭救個屁,誰想管你的破事兒,能力不足不勝其任就等到有能力的時候再繼承神格,你這個心性,到底是如何活到現在的?」

    林七被罵的啞口無言,閉上嘴讓這老頭罵幾句吧,誰知這小老頭是個碎嘴子,一旦罵起來沒完沒了,吵醒了小七和饕餮,二人出得屋內看到活生生的林七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了。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設置

字體樣式
字體大小